反向題有存在的必要性嗎?

有部份學者專家提醒量化研究者在編擬問卷時,應該要適時插入幾題反向題;如果填答者惡意作答或不願意作答時,有可能沒有察覺到題目的問題可能是相反方向的問法,導致出現矛盾的答案。如果反向題的作答異常,可以作為廢卷處理的依據(註1)。

但是弔詭的,在我協助多名研究生進行預試問卷分析的經驗中,反向題有時在決斷值分析(註2)就因為未達顯著差異而被刪題,要不然就是因素分析時的因素負荷量太低而導致刪題,幾乎沒有反向題能夠存活到正式問卷;我曾經就這個問題詢問問卷填答者,得到的答案是他們本來填答得很順,突然間來了一個相反題意的題目,讓他們覺得很奇怪,甚至會覺得題目出錯了,還是會以正向題意來填答,甚至有的填答者還會在問卷留言表示該題是否出錯了,也難怪反向題在進行項目分析與因素分析時的數據都不是很好;所以,我在這部份與學者專家持相反意見,我認為問卷不需要有反向題,不要預設可能有填答者不認真作答的情形,填問卷不是考試,所以…別鬧了!別把反向題當作是陷阱題而使自己的問卷陷入更大的麻煩;如果真的那麼喜歡反向題,也可考慮將所有的題目變成反向題!

以下列舉反向題與正向題的範例:
1.我不喜歡參與社區教育事務。
2.我不喜歡接聽社區民眾及學生家長的電話。
3.我不喜歡主動化解社區民眾對學校教育的誤解。
4.我總是主動努力地為學校爭取社區教學資源。(反向題)

1.我喜歡參與社區教育事務。
2.我喜歡接聽社區民眾及學生家長的電話。
3.我總是主動化解社區民眾對學校教育的誤解。
4.我不善於主動努力地為學校爭取社區教學資源。(反向題)

(完全反向題)
1.我不喜歡參與社區教育事務。
2.我不喜歡接聽社區民眾及學生家長的電話。 □ □ □ □ □
3.我不善於主動化解社區民眾對學校教育的誤解。□ □ □ □ □
4.我不善於主動努力地為學校爭取社區教學資源。□ □ □ □ □

(完全正向題)
1.我喜歡參與社區教育事務。
2.我喜歡接聽社區民眾及學生家長的電話。
3.我總是主動化解社區民眾對學校教育的誤解。
4.我總是主動努力地為學校爭取社區教學資源。

註1:邱皓政(民95)。量化研究與統計分析。台北:五南。
註2:決斷值分析就是t考驗,將問卷總分區分為高低兩組進行各題項的t考驗,決斷值就是分析所得的t值,有顯著差異存在代表題目具有鑑別度,也就是可以保留題目進一步分析。舉例來說:數學考卷的某一個題目,全部的人都答對,考100的同學與考50分的同學都答對了,代表這個題目無論高分組與低分組,大家的答案都一樣,因此這個題目沒有鑑別度可言;相對的,如果某一個題目全班都答錯,考95分與考50分的同學也都答錯,那麼這個題目同樣沒有鑑別度,可能題目太難了或者題目出錯都有可能!

發表迴響